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IPO过会的捷安高科供应商真实性被质疑 三版招股书数据前后“打架”-世界上最贵的手机

IPO过会的捷安高科供应商真实性被质疑 三版招股书数据前后“打架”

摘要:招股书显示,捷安高科拟募集资金3.40亿元,其中投入到轨道交通虚拟仿真实训系统技术改造项目、安全作业仿真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项目的资金分别为1.15亿元、9700万元、4800万元,另有8000万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但与此同时,捷安高科在此3年间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达到5624万元、9759万元和12160万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逐年增加,并在2018年的占比超过45%。捷安高科对此表示,公司客户信用状况良好,报告期内未发生应收账款坏账损失,但仍存在风险。

捷安高科很快对此进行了回复,而《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即使是2019年3月及11月的两版招股书,其中的数据也存在“打架”的情形,如前后两版2018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相差30余万元,2018年的营业成本、营业利润、利润总额、所得税费用、净利润相差10余万元等。

招股书显示,捷安高科拟募集资金3.40亿元,其中投入到轨道交通虚拟仿真实训系统技术改造项目、安全作业仿真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项目的资金分别为1.15亿元、9700万元、4800万元,另有8000万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此外,2016年的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客户及前十名客户也出现了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前者是在2019年的两版招股书中由哈尔滨铁路局替代了郑州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而后者是在同2017年版招股书的比对当中出现差异,对十大客户及销售金额做了更改。

此外,捷安高科也提示了市场竞争及技术更新与产品研发风险,认为行业发展较快,对于新产品新技术的市场发展趋势研判、对客户的需求动态掌握的及时性要求更高,公司需保持警惕,及时调整技术路线和产品定位。

原标题:IPO过会的捷安高科供应商真实性被质疑,三版招股书数据前后“打架”

而对此,捷安高科及其中介机构一直未正面回应。

主营业务集中在逐年增长的业绩数据中,税收优惠政策对于捷安高科的净利润起着重要作用。由于捷安高科及其子、孙公司北京申谋、郑州捷硕等分别符合高新技术和小型微利企业税收优惠标准,2016年至2018年间,捷安高科享受的税收优惠占当期利润的比例均超过30%。

而被问及疫情是否影响一季度项目准备与招投标时,该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也有电子招标等多种方式,受疫情影响不会很大。

在捷安高科所列的竞争对手中,也不乏已上市的企业。《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其中一家名为运达科技的上市公司,该公司董秘办人士在谈到与捷安高科的比较时表示,运达科技的优势在于在高端市场份额较大,但公司日后将会逐步继续开拓其他市场。

据招股书显示,捷安高科在2016年至2018年间实现营收1.6亿元、2.17亿元和2.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04万元、4990万元和7285万元,并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7903万元,较2018年度再增长8.48%。

从主营业务上看,捷安高科的收入主要集中于轨道交通领域仿真系统,其收入占比虽在近年来逐年下降,但截至2018年末仍超过70%。而与之相比,捷安高科船舶、军工业务板块的营收贡献占比不足7%。

而在目前受疫情影响,学校大多未开学的情况下,全年业绩是否会受到较大冲击,《华夏时报》记者就此多次致电捷安高科信披电话,但均未能接通。

前后招股书数据存出入捷安高科此前在2016年即有过启动IPO的经历。在中途更换过一次辅导券商后,捷安高科在2017年8月正式提交招股书,但7个月后宣布撤回,捷安高科对外解释为“公司调整上市计划”。

IPO过会的捷安高科供应商真实性被质疑 三版招股书数据前后“打架”

成立于2002年的捷安高科,是一家主营业务为轨道交通、安全作业、船舶和军工等领域的计算机仿真实训系统研发与技术服务提供商。2014年挂牌新三板后,两度向A股发起冲击,最终在2020年1月首发过会,即将登陆创业板。

4月1日,有媒体援引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称,捷安高科2019年上半年的第八及第十大供应商的社保缴纳人数此前均为0人,近200万元的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然而距离撤回仅5个月,捷安高科重启IPO,并在2019年3月再次递交招股书。当年11月,捷安高科收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就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等对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和律师提出了32个具体问题,包括捷安高科在2014年委托其实控人购买2000万元理财产品、并在3年后才收回收益的合理性等。

捷安高科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产品的客户主要为开设相关专业的学校、各地铁路局及其下属单位和地铁公司、各地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等政府部门,且通常在当年第一季度制定采购与预算计划,并在审批和编制预算后开展招标等活动,在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进行产品的验收,收入分布具有一定的季节性。

一家IPO已过会的公司,新近被质疑招股书数据真实性。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有不愿具名的美国官员披露,IPO过会的捷安高科供应商真实性被质疑 三版招股书数据前后“打架”美国情报部门在一份呈交给白宫的机密报告中指,中国掩盖境内冠病疫情的实际程度,瞒报病例总数与死亡人数。 据彭博社今天(2日)报道,这三名官员不愿透露报告细节,但提到重点在于中国所公布冠病病例和死亡个案刻意不完整。其中两名官员也说,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提供假数据。一名官员声称,白宫上周收到这份报告。 特朗普昨天认为,中国通报的冠病数据似乎轻微,并说他未收到关于中国已掩盖疫情严重度的情报报告。他在白宫举行的每日疫情通报会上说:“他们的数据似乎有点轻微,而且我说这话是出于礼貌。 特朗普也说,中美两国一直保持沟通,北京也将花费2500亿美元(505亿新元)购买美国产品。他在谈到美中贸易协定时说:“我们想保留它,他们想保留它。” 白宫和中国驻美大使馆的通讯部门职员没有立即回应彭博社的置评请求。 美国副总统彭斯昨天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如果中国能更积极,我们的处境本来可以更好。”彭斯认为,“现在看起来明显的一件事是,早在全世界12月得知中国在处理这件事(冠病疫情)之前,可能在长达一个月前,疫情确实已经在中国暴发。” 尽管中国最终实行严格的出行管控措施,中国境内外出现许多对中国通报的数据有质疑的声音。 中国政府几次修改计数方法。湖北官方2月10日曾通报,对87例临床诊断病例从确诊病例中进行核减。不过,在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要求对已确诊的病例不允许核减后,湖北卫健委21日宣布,将核减病例数加回,19日的新增确诊病例从349例修订为775例。 中国国家卫健委也从昨天起,开始在每日疫情通报中添加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疾控局早前也公布,截至3月30日接受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为1541例,其中境外输入205例。 武汉从上周起开放让民众领取在疫情期间逝世者的骨灰后,当都殡仪馆出现长长的人龙,加上殡仪馆存放大量骨灰盒,舆论纷纷质疑当地冠病实际死亡人数。 美国共和党议员非常严厉地抨击中国在疫情中所扮演的角色。彭博社认为,美国政府被指拖慢冠病测试的步伐,导致测试无法及早且广泛开展,并推迟动员行动,以加大更多口罩和医院呼吸器的量能,进而导致美国暴发疫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已试图将矛头从美国政府转移开来,而加大北京在疫情中所扮演的角色可能对特朗普提供政治上的帮助。 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萨斯(Ben Sasse)说:“美国死于冠状病毒的人数多过中国的说法是错误的。”萨斯认为,在不评论任何机密信息的情况下,可以提及“一件非常明显的事情”,即中国执政当局“为了维护政权撒谎,已经在冠病疫情方面撒谎,并将继续撒谎”。 在白宫应对疫情方面提供咨询的美国国务院免疫学家伯克斯(Deborah Birx)周二说,中国公布的信息影响了世界其他地方对病毒性质的假设。 伯克斯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医学界对中国的数据做出了这样的解释:这很严重,但程度比任何人所预期的都要小。” 她认为,“我们可能错失了大量数据,现在我们看到意大利在发生什么事,你们看一下西班牙发生了什么事。”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昨晚在微博上批评,“宣称中国‘隐瞒了死亡人数’,可以很大程度上减轻有些西方国家抗疫不力的道义责任,分散人们对那些国家不该死那么多人的注意力”。 胡锡进写道,在今天的中国,尤其是面临此次抗疫这么重大、不仅全国而且举世瞩目的事件,搞严重的数据造假是决没有空间、也无法操作的,而“湖北省为什么死的人比那些国家少吗?那是因为全中国向湖北派去了5万名医疗工作者,全国的大量物资也都集中到了那里。” 他说:“请大家想一想,要搞一个虚假的死亡数据,需要什么机构来部署,谁来执行?全国的数据汇集起来,牵涉到很多的地方、机构。负责统计和发布的机构编一次假的,就要不停地编下去,中间多么容易穿帮、露馅儿,又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中国并非唯一一个被人质疑通报信息内容的国家。西方官员也指伊朗、俄罗斯、印度尼西亚,以及特别是未通报任何病例的朝鲜可能瞒报部分病例。沙特阿拉伯、埃及等其他国家所提供的数据也被指可能比实际数字来的少。 美国国务卿蓬佩奧已公开敦促中国和其他国家对他们的疫情信息保持透明,并多次指责中国掩盖疫情的严重度,拖慢信息共享,特别是在病毒首次出现后的数周内,并拒绝美国专家的援助。 蓬佩奧周二在华盛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一类数据很重要。”蓬佩奧说,抗击病毒,且能挽救生命的医学疗法和公共卫生措施的发展过程,“有赖于对实际发生的情况有信心,并依靠记录这些情况的信息”。 蓬佩奧也呼吁各个国家尽力收集与分享数据,并说“我们正在这样做”。

    回复
    • Brad Bukovsky

      (中央社记者丘德真雪梨2日专电)继多个欧州国家发现来自中国抗疫物资不合格后,IPO过会的捷安高科供应商真实性被质疑 三版招股书数据前后“打架”澳洲当局也查获从中国进口的口罩和防护衣品质低劣,无助对抗疫情,相关物资已充公,初估市价约新台币2200万元。

      回复
  • Brad Bukovsky

    原标题:IPO过会的捷安高科供应商真实性被质疑 三版招股书数据前后“打架”天奇股份:与金风科技签订2.79亿元供货框架合同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西晋第一个皇帝|西晋第一个皇帝|世界地震|西晋第一个皇帝|中国真实灵异事件|诸葛亮之墓|世界地震|西晋第一个皇帝|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